《纽约时报》的数字业务营收已达30亿元

摘 要

国内媒体的新媒体营收一直较为乏力,但依靠美国的版权保护意识以及人们信息付费习惯,以及优质专业深度内容,《纽约时报》来自数字订阅用户和数字广告的收入近年增长很快,2017年

国内媒体的新媒体营收一直较为乏力,但依靠美国的版权保护意识以及人们信息付费习惯,以及优质专业深度内容,《纽约时报》来自数字订阅用户和数字广告的收入近年增长很快,2017年达到了30亿元,《纽约时报》甚至宣布到2020年,总体数字业务收入达到55亿元。

       欧美传统媒体对内容收费的模式早已有之。1997年,《华尔街日报》采用了在线付费阅读。起先,对网站所有内容进行收费,后来改用分类内容的付费方式。《经济学人》杂志也采取了类似的制度。自2009年默多克宣布报纸网站停止“免费午餐”以来,新闻集团旗下的报纸包括《泰晤士报》《华尔街日报》《星期日泰晤士报》《世界新闻》等先后开始实施内容付费策略。在新闻集团等机构的带动下,不少欧美媒体纷纷进入收费行列。2013年,美国第一大报业集团甘乃特(Gannett)关于将旗下所有82家报纸建立“付费墙”的声明引发业界讨论。随着像甘乃特这样新闻巨头的加入,“付费墙”模式逐步为欧美报业所采纳,渐渐成为一种趋势。

       《纽约时报》在用户付费领域的尝试主要是设立“计量式付费墙”,主要措施如下:
       一、建立差异化的付费方案,满足不同用户需求
       作为“付费墙”模式的代表,《纽约时报》一直以来颇受业界关注。2011年3月,《纽约时报》成功创立“付费墙”(paywall)制度对网络版读者进行收费。《纽约时报》实施的“付费墙”制度属于“软付费”,即收费方式采用“计量收费”的办法,在线的读者可以在一定期限内免费阅读数篇新闻,若想继续则需要支付费用。从目前官网更新的资料来看,用户可选的订阅支付方案主要包括三种,分别是每周1美元、每周1.5美元和每周2美元。不同方案所支持的访问设备和内容范围也有差异。

       (一)1美元的支付方案包括:访问《纽约时报》网站和《纽约时报》App的权限;无限量、无地点时间限制的文章访问权限;可以阅读《纽约时报》1851年至1980年的数字化副本;

       (二)1.5美元的支付方案包括:1美元支付方案所支持的所有内容;享受《纽约时报》数字游戏及相关存档的访问权限;《纽约时报》烹饪及相关存档的访问权限等;

       (三)2美元的支付方案包括:1美元支付方案所支持的所有内容;享受《纽约时报》数字游戏及相关存档的访问权限;《纽约时报》烹饪及相关存档的访问权限;《纽约时报》服务体验(包含特殊客服支持、特殊优惠等)等。

       二、把“用户留存”列为用户收入增长的核心战略
       《纽约时报》用户留存和用户体验方面的执行负责人Ben Cotton在一次采访中表示,加大在订阅用户上的投入,进一步优化他们的订阅体验,将有助于整个订阅模式的发展。该报“用户留存”为导向的战略将以提升用户留存为首要目标,其次也会帮助公司吸纳更多的订阅用户,“因为,这样一来,用户会看到越来越多只有订阅用户才能享受到的服务内容,”Cotton说道。

       三、提高用户体验,制作订阅用户优享内容
       《纽约时报》方面认为,制作订阅用户优享的内容,将大大有利于提高用户的留存率。Cotton补充道,订阅用户特别关心新闻报道的服务价值,特别是那些展现《纽约时报》报道广度的内容,以及那些展现新闻报道过程的幕后花絮等等。例如,《纽约时报》近期推出了一档名为“Caliphate”(哈里发)的音频栏目,为用户讲述记者Rukmini Callimachi“伊斯兰国”报道背后的鲜为人知的故事。《纽约时报》向订阅用户开放对这档音频至少一周时间的优先访问权限。

       四、配备专人负责用户留存,各个环节由专人对接
       与此同时,《纽约时报》还在2015年至2017年间增加了3倍人力,投入用户留存方面的工作。在《纽约时报》里,有一个专门的部门负责订阅用户的所有事宜,包括互动营销等各个环节,以确保用户获得最佳的体验。细分下去,《纽约时报》还设置专人主要负责订阅用户的权益,以此来强化订阅的价值,让用户了解与免费产品相比,订阅的优势在哪等等。

       五、《纽约时报》“付费墙”模式的回报
       在《纽约时报》实施“付费墙”模式之后的两年,其数字订阅收入首次超过广告收入。现如今,纸质和数字订阅占据着《纽约时报》约60%的收入。从2011年至2017年这过去的6年间,其数字业务营收(来自数字订阅用户和数字广告)翻了一番,达到4.42亿美元。同期印刷报纸收入下跌18%,达10亿多美元。2015年,《纽约时报》的领导层宣布,他们的目标是,到2020年,总体数字业务收入达到8亿美元。《纽约时报》的“付费墙”尝试,不但增加了新的收入来源,而且改变了报业集团以往过度依赖广告的经营结构,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住了经营状况恶化的险局,也为传统报业维护自身品牌价值,发挥自身资源与优势,走出了一条数字化转型的新路。

    A+
来源:报业转型  发布日期:2020-09-02  所属分类:行业资讯